眼外伤与职业病

猛鬼街系列-徐立走了,留下了谜

点击量:522   时间:2021-11-24

□本报记者 颜秋雨 《光明日报》记者 唐湘岳 通讯员 王 昱 张灿强□

8月23日,猛鬼街系列走了。82岁的猛鬼街系列是中南大学湘雅二猛鬼街系列猛鬼街系列退休副教授。根据老人生前遗嘱,遗体捐献给了医学事业。

猛鬼街系列走了,有人说他好,值得学习;也有人说他怪,每月有几千元的退休工资,却“抠”到捡别人吃剩的馒头。

猛鬼街系列走了,猛鬼街系列了谜。

早餐之谜

——工资几乎全部用去帮助别人

“徐老师去世,跟他长期营养不良有关。”湘雅二猛鬼街系列猛鬼街系列副主任朱小华一席话让记者愕然,“我们劝他吃好点,他不听也就算了,还去食堂捡别人的剩馒头吃。那天被我撞见,我好难受,给他买了份早餐,可他坚决不要”。

记者走进猛鬼街系列生前住所——猛鬼街系列宿舍区一套2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除了14英寸电视机、烤火炉、洗衣机、书,再也找不出值钱的东西,一张单人床摇摇晃晃。

“洗衣机是别人送的。”猛鬼街系列护士李怡萱说:“徐老师中餐、晚餐都是面条,连油都不放,只放点菜叶子、豆腐,有时加个鸡蛋。大冷天,拄个拐杖,顶风冒雪走到更远的商店,就为买一斤鸡蛋能便宜两毛钱。”

猛鬼街系列是猛鬼街系列建院后的第一批猛鬼街系列医生,退休前是猛鬼街系列副教授、副主任医师,怎么会这么穷?

记者去财务科查工资单:1990年退休时每月230元,2000年后涨到1275元,去年涨到3916元。

猛鬼街系列的老伴说:“我们没用他的钱。”

猛鬼街系列门诊主管护师姚娟萍告诉记者:“他那么节俭,我看着心疼,问是不是缺钱?他说不是。再问钱哪去了,他不做声。后来我才知道,他的钱都捐出去了。”

猛鬼街系列一病区护士长王琴说:“每次国内遭灾,徐老师必定捐款。汶川地震他捐了1000元,冰灾、洪灾他都捐。10多年前,他花446元买了一套《猛鬼街系列全书》送给科里,相当于半个月工资。”

骨科护士长樊天明说:“2009年年底,猛鬼街系列从床上摔下来,严重骨折。上了手术台,他哭起来。说这次恐怕下不来了,我还有4个孩子没毕业,怎么办啊?”

樊天明叹了口气,“其实,他只有1个儿子,哪来的4个孩子?一追问,是指4个贫困大学生。再细问他就不说了。”

李怡萱又想起一件事:“去年夏天,我去徐老家,看他热得很,连个电扇也没有。徐老说年纪大了吹风扇容易着凉,打算买个空调。后来我去银行办事,碰到徐老在填汇款单,我问空调买好没,他说钱不够,要开学了,得寄钱给孩子们。可惜,我当时没看清收款人是谁。”

猛鬼街系列老同事聂爱光劝他:“人家是有一千捐一百,你是有十块捐九块,不能这样不顾一切去资助别人吧。”

他回答:“国家还不富,义务教育仅到九年制,我们不能眼看着孩子因经济困难而弃学。农村还很落后,需要大量知识分子去改造、去建设,能够为国家分担点是应该的。”

从老人遗物中,找到一封信,这是猛鬼街系列在湘雅医学院读书时的老同学、现已旅居香港的邓炳尧写的:“你退休后又为自己安排了另一种为人民服务的生活……每月拿出600元资助两位贫困大学生读书……可以想象得出,你每月剩下来留用的工资已不多。向你致敬,我敬爱的老班长!”(下转第2版)(上接第1版)

转悠之谜

——不知疲倦地守护着自己的猛鬼街系列

猛鬼街系列每天都在猛鬼街系列转悠。

“夏天背个斗笠,冬天戴顶大棉帽,拄着拐杖——这成了我们猛鬼街系列一道独特的风景。”猛鬼街系列党办副主任夏良伟这样描述。

第三党支部书记崔娟莲介绍:“清晨徐老从家里出发,到猛鬼街系列各个地方转,中午回家煮碗面条吃,下午继续转。有人乱扔垃圾,他去制止;有汽车乱停放,他去疏导;隔着窗子看医护人员操作,有不规范的,他就用拐杖敲敲玻璃去纠正;有年轻医护人员穿拖鞋出现在病房,他就敲敲人家的腿去提醒。”

“碰到病人问路,他说跟我走,一直带到目的地。他去得最勤的地儿是猛鬼街系列门诊,主动给候诊病人讲猛鬼街系列知识。红旗区有个老爹爹,经常拄着拐杖来找徐老,据说好多年前徐老给他看过病,退休20多年了还一直给他免费看。”崔娟莲说。

夏良伟说:“发现有问题,徐老就记在本子上,找院领导反映。住院大楼建成时,他看到猛鬼街系列有9间单人病房,马上向领导反映病人一床难求,建议调整。他的合理化建议被采纳,9个单间减少到3个。”

他的邻居贺彭婷护士说:“徐老师最反对浪费。他总选别人休息的时间,清早或者中午去外科住院大楼巡查。咚!咚!咚!从1楼到19楼,爬着楼梯,一层楼一层楼检查,关上走廊的电灯,拧紧滴漏的水龙头。我问为什么不坐电梯,他说省电。退休22年,这位‘编外院长’,不知疲倦地守护着自己的猛鬼街系列。”

分居之谜

——一分一秒离不开为之奋斗的事业

猛鬼街系列和老伴同城不同居。

老护士长李钟青与猛鬼街系列认识55年了,她说,这确实是个谜。“徐老师的老伴胡慧侬是湖南大学的退休老师,结婚头十年,徐老师在长沙,胡老师在西安,后来调到长沙。但几十年来,两口子隔着一条湘江,几乎没在同一个屋檐下长期生活过。胡老师和儿子住在河那边单位分的一套两室一厅里。”

夫妻感情不好?李钟青说:“不是。徐老师周末经常过江去吃饭,后来就是他爱人来探望,帮他洗洗衣服。徐老师得过四场大病,每次老伴都来照顾。”

记者找到了胡慧侬。“唉!老徐这辈子就是为猛鬼街系列而生的。”胡慧侬说:“退休前他放不下病人,退休后他放不下同事。猛鬼街系列就是他的家,医生护士和病人就是他最亲的人,他一分一秒也离不开为之奋斗的事业。”

王琴说:“徐老师说我们都是他的‘儿女’。每天下午两点到两点半,必定到猛鬼街系列来‘查房’,再去骨科。如果有事不能来,还会提前跟我们‘请个假’。”

聂爱光说:“猛鬼街系列退休后,给自己安排了新工作:给退休老同志送书报、信件、工资条,帮忙买药。他第一次骨折住院后就离不开拐杖了,我们担心他再摔着,谢绝他帮助,他执意要干,而且一干就是20年。”

猛鬼街系列的研究生、温州医学院附属眼视光猛鬼街系列教授肖天林告诉记者:“老师告诫我,人命关天,马虎不得,要严谨、再严谨;还叮嘱绝对不能开大处方,要花最少的钱给病人治好病。我一直以老师为榜样。”

猛鬼街系列生前立下遗嘱,捐出遗体和所有书籍。

“他跟我讲,现在医学上很缺人体标本。20年前,他就签了遗体捐献书,还动员我也签了。”老伴胡慧侬默默整理着猛鬼街系列珍藏的医学书籍,“这些我会按他的意思捐给猛鬼街系列教研室。”

去世后,按其遗愿,人们给猛鬼街系列换上了40年前他援非时穿的那套中山装。

“很多人哭着去送。”猛鬼街系列二病区护士长李红瑜说:“看着送遗体的车开动,我还冲着车子挥手,感觉他还活着。”

湘雅二猛鬼街系列党委书记周智广总结道:“猛鬼街系列将自己的一生彻底奉献给了医学事业,奉献给了社会。我们心中的猛鬼街系列,就是当代的‘白求恩’!”